会员登录

城市高度不断刷新 滨州天际线美出新颜值

来源:鲁北晚报   发表时间:2018-01-27 12:01:37
[摘要]
  每座城市都有属于自己的特定高度,滨州也不例外,改革开放四十周年,滨州的城市高度也在不断变化中,不断增长的建设海拔和变化多彩的建筑形态诠释着这座城的文明程度与文化高度。
  1952年,惠民地区行署从惠民县城迁至现在的滨州市区,1965年之前,这里的各项事业发展迟缓,同年2月28日,时任副总理李先念来北镇视察灾情,看到这里的情况,他语重心长地说:“建国已经十几年了,你们的建设速度不大,这是地区的首府,还是土路,还是秦砖汉瓦当家。”
  “1972年,我到老北镇参加工作,整个市区没有很高的建筑,新华书店和水校的二层小楼就是当时的最高楼房了,”市文化局退休干部李云说。对此,滨州新华书店经理王保军有着自己的切身感受,他珍藏了书店最早的二层楼房的珍贵照片,在这组珍藏的照片中可以看到,这是一座二层的红瓦楼房,王保军说:“该楼建成于1953年,是原惠民地区新华书店所在地,也就是现在市区黄河三路新华书店的前身,该楼是惠民地区建设最早的一幢二层综合营业楼,一楼是营业大厅,二楼是办公区域,60年代该楼曾接待过外国友人的参观,在当时是我区的一个地标性建筑。”
  滨州建筑工程施工图审查中心主任、一级注册结构工程师刘立明在接受采访时说,1995年他参加工作时,市区的高楼还不是很多,代表性的高楼有1992年建成的市财政局大楼、1994年建成的市电业局大楼、1993年建成的运乾大酒店大楼以及1990年建成的地区建委九层楼,“1990年之前,民间流传着‘黄河北边不能盖高楼’的说法,说黄河冲积平原土质疏松,打不好稳固的地基,”在他看来,这表现的是一种思想的不解放,“从技术层面来说,盖高楼是没有问题的,关键还是人们的思想不够解放。”
  1995年,一个五千平方建筑面积的工程就是很大的工程了,“我们是要指派资深工程师来进行设计的,而今,这样的面积建筑是我们一个新同志就可以做的了,”在刘立明看来,这不单单是技术水平的变迁,更主要的是展现了时代的进步。
  说到市区高楼的变化,刘立明坦言,2002年,随着在西部建设新的城区,一座座高楼拔地而起,“黄河五路是高层建筑分布的密集区,市政大楼、广电大楼、电信大楼、公路局、交通局、财政局、住建局,这些高楼都是在西区建设中建成的,既是新时期城市建设的高楼广厦,更是城市建设的新高度”。
  “滨州市本级区域最高的楼是住建局的这个楼,主楼加上楼顶装饰构架,总共是122米,当然,它的主楼是不足百米的,”刘立明说,根据相关经济学理论,高楼的建设,也是一个城市经济繁荣、社会发展的象征和结果,改革开放40年来,经济社会各项事业的快速发展为滨州这座城市增添了勃勃生机,城市化进程不断加快,城建水平不断提高,显著增强了城市承载能力,实现了城市建设与经济建设的协调互动和良性发展。
  无论是早些年的平房为主,偶见二三层小楼,还是如今的动辄近百米高楼,这些建筑体现的历史价值使他们的物理高度生发为时代与城市不可磨灭的文明印记,也成为这座城市永恒的精神文化象征,代表着这座城市的昔日过往和未来高度。

(责任编辑:文爱华)
返回

添加图片